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6 在天台被二次强奸的你/被喜欢的人暴揍的你/主动亲吻我的你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【作家想说的话:】

杨森在自我催眠。

路兰思的话是典型的推卸责任的诡辩。

-----正文-----

杨森从办公室鼻青眼肿顶着一头血出来时,没有人拦他。

直到他走到教室,受到所有人的瞩目,发现自己的板凳又凭空消失,于是转身离开时,也没有人拦下他,问他怎么了,痛不痛,有没有事,要不要紧,要不要去医院。

杨森不需要怜悯。

杨森不需要同情。

杨哥去厕所,把自己脸上的凝固的血洗干净,那花瓶并未造成多大的杀伤力,看起来流了不少血,可是洗干净后发现头皮的伤口也凝固了一层血痂。杨森碰碰血痂,有点手贱,想去抠它,但还是放弃了。

他穿的黑衣服,浸了血也看不出来。在厕所放完水,抖一抖鸡巴,杨森随手在裤子上抹了抹,没有洗手就出去了。

他刚出男厕,就顿在原地,一步也迈不出去。

他看见夏度冬远远地站在走廊另一端,对面是卢星蓓,卢星蓓似乎在解释什么,夏度冬脸色并不好,紧握拳头,但还是展现出一番温暖笑意。

杨森咽了口口水。

他贪心地,嫉妒地,愤怒地全身用力,收紧肌肉,手臂上青筋暴起又平静,他想要夏度冬的笑容,想要夏度冬的注视,想要夏度冬属于他一个人,想要他属于夏度冬。

他得偿所愿,夏度冬转过头,一眼便看见僵硬不动的杨森。

“你等我一下,我去找杨森谈一谈。”夏度冬对卢星蓓说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niuloong.com

(>人<;)